重塑经典

保罗·纽曼的着装方式不着痕迹,但他遗存的男装风格经久不衰 ——Hung Tran

型男风尚

- 分享到 -

2012年,出生在英国的插画家Peter Gamlen翻遍了他位于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公寓楼的地下室,从一堆弃置衣物中拽出了一套皱巴巴的蓝色西服。两粒扣羊毛混纺西服套装,里外散发着一种失意绅士的气息,非常适合Gamlen先生的气质(除了肩膀处需要处理一下)。他发现这套西装出于Henry Stewart之手,那个人1939年从伦敦移民过来,最后在纽约的第五大道开了第一间店。Stewart先生20世纪40年代起引入宽肩、瘦臀、锥形腰身的“萨维尔街款”(Savile Row look),这些元素满足了他的忠实客户的虚荣心, 其中包括银行家、商人、慈善家和电影明星。 这套蓝色西服的标签上,模模糊糊的写着“保罗·纽曼,1986年1月”。Stewart先生于1993年在睡梦中逝世,享年89岁。

1963年3月华盛顿 林肯纪念堂Paul Newman参与“争取工作和自由华盛顿大游行”(March on Washington for Jobs and Freedom) 活动并接受采访。

“你猜我穿的什么?”Gamlen先生对朋友说,“保罗·纽曼的裤子!”得到房东的允许后,他继续探索地下室里的储物,并在一件运动夹克的口袋中找到了张保罗·纽曼旧时的照片:站在另外三人旁边的这位已故演员显得非常开心,满头银发,墨镜遮住了苍老的蓝色眼眸,而照片摄于室内还是室外,却不得而知。他紧绷的笑容与伟岸的身形不甚协调,曾经的热情,曾经的优秀,都慢慢演化了成了一种骄傲的,狮子般的魅力。据这幢公寓楼的所有者Kay Hill说,她的父母曾在民主党的筹资活动中见过纽曼先生,她的公公还和纽曼先生打过网球。至于他的西装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下室,还是引来不少猜测。

左: Paul Newman在电影《Our Town》(1955) 中饰演George Gibbs剧照

Gemlen先生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名为《江湖浪子》(The Hustler)[1961],其中保罗·纽曼饰演“快手艾迪”艾迪·菲尔森(Eddie Felson),一个逐名逐利的混混,赌上了天分与爱情,只为实现自我构筑的伟大预言。导演罗伯特·罗森(Robert Rossen) 坦言电影“实际上描写了他[主人公]在完善人性的过程中遭遇的层层阻碍”。影片中有这样一个经典场景:在气氛逐渐升级的台球室内,“快手艾迪”以惊人的快球奚落了对手——“明尼苏达胖子”。“我日夜都梦想着今天这场比赛。”艾迪吐了口唾沫,他的鲁莽举动惊呆了旁观者们,在暗蓝色羊毛西装的映衬下,那些人的脸色愈发灰白。菲尔森以粗鲁来掩饰自己的自大与好胜心,另一面,纽曼以他棱角分明的帅气面孔、英气十足、充满魅力和平稳坚定的声音激起了影迷们对他,如仰慕战斗英雄一般的热爱。

保罗·纽曼1925年1月26日生于俄亥俄州谢克海茨(Shaker Heights)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是家中次子。他的父母经营着一家生意不错的体育用品商店,1950年父亲过世后,他曾短暂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据《时尚先生》(Esquire)报道,他还曾经营过高尔夫球场,挨家挨户地推销百科全书。为了“融化心中的坚冰”,他决定全身心追求演艺事业。他在电影《圣杯》(The Silver Chalice)[1954]中得到了第一个角色,并声称这是“20世纪50年代最烂影片”。

那时的美国人已经厌倦了20世纪30年代电影中的乐观向上,厌倦了抗争大萧条魔咒,人们开始散播反叛之音,却仅仅以一把梳子来反抗集体消费主义。由于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1955年突然离世;保罗·纽曼接替他在《回头是岸》(Somebody Up There Likes Me)[1956]中饰演拳王洛基·卡斯安诺(Rocky Graziano)一角,精湛演技实现了勇气与力量的结合。电影经典剧照中,保罗·纽曼叼着烟,穿着多色菱形毛衣,罩着羊绒羊毛夹克,还戴了顶高尔夫格子帽。这张照片随后出现在从贺卡到定制火机等所有纪念品上。1958年,纽曼与演员乔安娜·伍德沃德(Joanne Woodward)结婚,两人在婚姻生活的50年中合作了10部影片。当被问及对沾花惹草的态度时,纽曼先生妙语连珠:“家里放着牛排,我为什么还出去买汉堡呢?”他的平易近人使他意外成为硬汉眼中新一代的标杆,与此同时他引领美国式张扬炫耀的穿衣风格:羊毛衣、休闲衬衫、平底便鞋。纽曼承认,早年他签了五百多张签名照给影迷,但其实他们错把他当成大帅哥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了。

右: Newman在电影《From Here to the Seventies》(1969) 剧照

为了电影《原野铁汉》(Hud)[1963]的拍摄,保罗·纽曼练就了一口德克萨斯腔,并以独有的人物塑造力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提名,使其成为好莱坞电影史上最性感的男人之一。大片水域为背景,模糊的钟楼高耸在身后,轮廓分明的脸庞已然成为他的标志。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以一个会心微笑来宣传他的自制沙拉酱,“保罗纽曼”(Newman's Own),一切所得都捐赠给了慈善事业。纽曼的三件套晚礼服经过精心浸泡后,认认真真地系上领结,这才是意大利人口中 “毫不费力的绅士气质”(sprezzatura)。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巴尔达萨雷·卡斯蒂利奥奈(Baldesarre Castiglione)在《侍臣论》(The Book of the Courtier)[1528]一书中,预言用一种不刻意,毫不费力的感觉表现华服。

老友兼合作伙伴A.E. Hotchner证实,对繁文缛节愈发厌倦的纽曼先生在75岁生日上烧掉了一套西装,并公开表示,不会再出席任何一场正式宴会,原因是礼节太多太过憋闷。纽曼先生逝世的前两年,循着一辈子对赛车运动的热爱,他为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Cars)[2006]配了音。“[赛车]使我第一次发现我的魅力所在。”他这样表示。而他好像并不知道他的传奇故事会在男士着装史上成为最佳着装的不朽经典。

 


Photography NBC/Getty Images

猜你喜欢